• 首页顶部
    新闻内容
    《七月苦旅》之关路笔记
   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谯丽娟更新时间:2020-8-15浏览次数:

     333.png

        作者:季节
           (国家脱贫普查关路一路随感)

        从南走到北,从白走到黑。我有这双脚,这双腿,便可踏遍千山和万水。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题记


     来到南江县关路镇,亦如人生之初见,没有特别的臆想,却有充分的准备。
          若说关路,无非两大枝干,即“山”和“水”。群山延绵,沟壑幽深,潺潺溪流用它灵动的魂魄托起巍巍群山的身躯,合成一个有血有肉的关路;再说关路的村寨,跟关路一样,都有着优雅动听的名字,比如白雀,比如春江;比如东坝西坪,比如双寨云顶,他们像关路的儿女一样(与其说这些村寨像关路的儿女,不如说它们其实就是关路的儿女),安稳地静坐在母亲的怀抱里,静观风起云涌,沧海桑田,顺着历史的河流,时而蜿蜒流淌,时而纵横向远方。

    5555.png

        《寻访白雀与薛坪》初访白雀村和薛坪村,我不知道它们的历史渊源,却真真切切地相遇了一路繁花盛开,清晨刚刚醒来的天空,披着碧蓝的外衣,慢悠悠地在青山的头顶游走,恍若正在追寻那一只传说中的白雀,要送给她这一季最丰硕的果实。
          想象中的薛坪村,至少在青山碧水间,某一处鸟语花香的雅舍里,必有一端庄如宝钗一样懂事的女子,日升时分低诵“锦树分明上苑花,晴花宜日又宜霞”,日落时分浅唱“晨风起兮白云飞,草木黄落兮雁南飞”。此时,在这正直阳光盛年的七月,匆匆走过,分明只有“一溪云影雁飞斜”! 揣着期待,从日升走到日落,在一树红花下,看见炊烟在农舍的屋顶袅袅升起,在霞光四射的空中分散后消隐了, 突然有女人吆喝孩子的声音此起彼伏,一 个男人挑着粪桶从跟前走过,扁担吱 呀吱呀一路响了过去,慢慢地,田野趋向了宁静,四周出现了模糊,霞光逐渐退去, 我知道黄昏正在转瞬即逝,黑夜正从天而降。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露着结实的胸膛,那是召唤的姿态,就像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儿女,召唤着黑夜白昼的来临。

    444.png   

         《细走双寨》走进双寨村的那个上午,天空正飘着小雨,一阵轻盈的山风时不时地拂动细雨的琴弦,那乐调格外有情有义。
        从关路镇的小桥边出发,一路盘旋而上,大约20分钟车程,古老的山寨的真颜缓缓呈现。寨子里的村民已然不多,却稳如磐石地端坐在群山的中央。一路偶尔遇见老人、孩子、妇孺,也随处遇见漫山遍野的红花硕果和染满风霜的木楼,以及躺在门前的那温顺的狗……这些再平常不过的风景,看上去是那么朴素,但是,只要你稍微用心地从它们身边经过,你就会发现,他们无需开口说话,便可以让你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朴实无华的叙事感,他们在各自的位置上自然而然地慢慢铺陈开来,像是在久远的时代,一个暮霭沉沉的来人,围坐在火炉边,用语言带你游览了历史。
        记得那天是在双寨村的村支书家里吃午饭,姑且不说那丰盛的宴席有多美味可口,站在那院子中央,放眼广袤的原野,真真切切的感觉到村在山中央,寨在村中央,而我在雨中央。还有那洗净铅华的三合小院,标准的山寨式木楼建筑,古朴典雅,屋顶的青瓦和院里的青石板在一夜细雨的亲润后,波澜不惊,平和温润。还有他家的老人,已经年过八旬,虽耆耄之年,依然神采奕奕,容光焕发,对远方的来客言语亲切,热情招呼。每 一举手一投足之间,如岁月洗礼后的斑驳落痕,无需触碰,便让过往的行人倾听到曾经的花落花开!

      沿着双寨的小路继续往前,突然发现路边大片大片李子熟了。顿感惊喜,远远地便感受到丝丝果香,瞬间回到了童年,每每李子成熟的季节,一群孩童自觉分成两组,女孩们在树下牵起长长的毯子,男孩拿来竹竿,一阵阵急风骤雨,成熟的李子便跳跃到我们的毯子上,满山的喜悦和满路的欢声笑语……至今仍然清脆爽朗!

     微信截图_20200815203744.png  

        《遥望春江》听闻“春江村”这个名字的时候,以为她是一位静坐在山谷深处的窈窕淑女,一探究竟方知它矗立在群山之颠,一身湖光山色都散发着雄壮威武之气。四面青葱围绕,索桥恍然间显得孤独寂寞。如果你此生有幸从这里匆匆越过,在这“春江”之上,可否有一腔不屈不从的热血,正在喷薄,正在勃发?可否问清千年前落尽诗人酒中的、百年前照亮英雄甲胄的、数十年前悬在辞乡远行途中的,是否是同一轮月亮?

        《叩问云顶》一路攀爬而上,置身云顶,不仅仅只是想起了乡愁,还有穿越时空的冲动。只是在那一刻,不知道你想去往哪个朝代?你想去见些什么人?魏晋南北朝到隋唐如何?去感受《洛神赋》吹开的一阵微风;去撩动魏晋时某个曲水流觞的夜晚;去发髻高悬的盛唐长安与李白对饮;去白日依山尽的黄河边与王之涣照面;去敦煌的洞窟里面壁起飞;去云冈的千佛前静静凝思;还是在这片云雾缭绕的美丽山岗上喊醒故乡的月亮?
           喊醒乡愁也好,穿越时空也罢,就在这云顶之上,就在这身心顿悟之间,突然想起有诗云:
            就在我忏悔的时候
            晚风从背后吹来
            我转身看见斜阳正在翻越山脊
            向西缓缓迫近
            一边是激情在燃烧
            一边是灰烬在下沉
           我夹在中间,不觉十几年过去了
           神啊,你能否告诉我什么是人生?

    微信图片_20200815203428.jpg 

        《在柏垭柳堤漫步》一路走到邻江村,已有疲惫侵袭,却迎来了在关路的第一阵暴风骤雨,在这半夏之季,没有惊雷,也没有闪电,天空便开始一片哗然,来得毫无征兆。然而幸运的是,在暴雨来临前,逾越计划的来到了柏垭村。所谓“柏垭”,顾名思义会让人想到,山垭处,站着一片葱茏的翠柏。而这里的柏垭,却紧紧依靠在河岸边,以传统的“依山傍水”之姿态,孕育着一排婀娜多姿的绿柳,在风中摇曳。在柳堤漫步,突然想起多年前写给  《绿柳》的诗句,在此时,或者正好应了这柏垭之绿柳:(诗文如下)
    我所构思的绿柳位于故乡的山峦和城市的楼阁之间,
    它不呼吸,像妙龄少女一般扎着羊角辫。
    她的家,在山谷尽头,是一湾平缓的绿草地,
    由一条条柳枝篱笆编围而起。那时候,
    我的欢笑,如轻风一缕,
    那笑容,就像天山的雪莲花开,柳枝篱笆就是我的粉底镜。

    我所仰慕的绿柳阵列在浣花溪畔,越冬不衰,
    它的枝头沉甸,参差的果子像古体汉字。
    那些字像五千年山水,连绵、蜿蜒,
    她的白云来到人间,在幽谷之中顾影自怜。
    她的大江,孤舟错过楼亭,沙鸥如帆。
    多么整齐啊!秋天的菊花开在绿柳荫里,
    像她的影子在月光中,不迟疑,也不离去。


    微信图片_20200815203420.jpg

    我所喜爱的绿柳肌瘦如梯,不与春秋鏖战,
    她同伊人的窗棂平齐,俯视金兰。
    她的窗子朝南,阳光像沙洲鸟鸣,栖落她的镜前。
    长安道上,踌躇学子,蹒跚学步;
    洛阳牡丹胭脂红,一夜西风起,落瓣如泥。
    多么轻巧啊!她并非瘦了,只学绿柳模样,守着深巷,不知道哪年将老?如果西风不息。

    我所期望的绿柳移植海岸,与椰树同僚,
    说咸涩的方言,像海上花,不着边际。
    她内心洁白,不充裕、不虚妄,
    只是单向的风,从远处来,唤醒所有的树叶;
    只是夜晚,像月亮一样谦逊,像海水一样纯蓝。
    多么简洁啊!她的礁石,不瞭望远方,
    像绿柳一样,她的梦里,骆驼的铜铃叮当。

    微信图片_20200815203759.jpg

        《关路听雨》因为疾风骤雨的光临,行走的脚步也随之嘎然停止。在关路政府的小楼里静坐,观雨水在玻璃房顶流离翻滚,聆听风雨急打窗檐的声音。
          话说“雨”,不论是早春雨打芭蕉,还是暮秋雨滴落花,也或者是夜雨寄情思,“雨”都是最难逃过的情劫。为什么如此说呢?我想只因为在这山一程水一程的人世间,没有谁能与自己的痛苦和孤寂毫无遗憾的分手吧!有句话说:“陪我走过的路,听过的雨,是你写给我最好的情书。”,这是多么悠远浪漫的情怀。而现如今的人,稍有闲时,大多喜欢结伴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一个地方,哪怕只有短暂的时光,也把这种在路上迁徙自己身体和灵魂的过程,当作是一种享受。可曾几何时,方知,人一生中,一程一程又一程,山山水水,大多是孤独的。如果你还不能书写一份完整的情书,就不如让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安坐下来听一场雨吧!静听一段空山空水的意境,细品一杯意味深长的人生。

    微信图片_20200815203956.jpg

        《云台上的冥想》暴雨洗劫后的云台村,像一个童话,洁净而遥远。仿佛只是刹那,月亮和星星就纷落在山坡上,遮盖了一池春水,让赏月数星的人瞬间便爱上这里的一草一木。恍惚间,听见你说“我们就山居在此吧,待胭脂用尽时,桃花就开了”。我不敢想象这片郁郁葱葱的山坡上,满山桃花盛开的景象究竟有多美,或者远远的望去,只是像被抹上淡淡的胭脂,清妆素颜,那也是一种令人不敢逼视的风情和美丽。你看明月在山坡游走,繁星在远处闪烁,花瓣在枝头摇曳,整个山坡一片温情默默。不由感叹这星月的娇柔,是它们皎洁素雅的光让我放慢了过客的脚步,忘记了红尘的繁琐,忘记了云水的漂泊,这是谁的故园?这样不期而遇是不是姗姗来迟?是不是可以收留我的灵魂……如水的月光,与星星为伴,携着草木之香,流动的脉络在昼夜不停的风中悠然飘逸,像一个不曾开启的梦,用一种简单的色调静静的封存在这云台之上。延绵起伏的山峦上沉积着岁月的尘土,肃穆中,声声蝉鸣,带着纯粹与质朴,回归自然的安然。
          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画悲扇。我想我应该是一个不速的闯入者,宛如星光下的赶路人,带着陌生的好奇走进,只为寻找浮华世界里的沉静,任凭光阴在不同的角落倾泻,也不带任何尘埃与纷扰,完完全全地洒落在这月光笼罩的地方。云台之下,一座与古老无关的石桥悠然静伫。站在桥头细看,那光洁的桥面也应该被无数脚印打磨过吧;走在桥中央远望,此岸,彼岸,穿过去,可以找到前世,而走过来,又可以寻回今生。这岁月深处的宁静,不知被多少人不知疲倦的寻觅,带着各自悲喜的故事来到这样,安然地抛开凡尘,只存一段静寂的光阴。无论停与留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曾经的在这里走过。

    微信图片_20200815204100.jpg    

      《结束语》从关路的山山水水、村村寨寨一路走来,沐浴过阳光,淋漓过风雨,不论以哪种目光去审视关路,面对这云山苍苍,溪水泱泱的风景,或是晨光初照,或是山涧夕辉,守望的灵魂一直坚守在两溪交汇的山谷,高山、凌云;远山、近树;鸟鸣、花开,都宛若从诗经的上游,经过汉乐府和唐诗宋词,再至而今,始终保持着独有的色调,从未褪却!
        站在这山水之间,你或者也想起过爱情,想起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”;想起唐风宋雨秦淮梦;想起那些沿着历史长河跋涉和毗邻的同行者;想起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;想起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”;想起细数风烟俱净的才子与佳人……然而,此时此地,此情此景,我最想问的是,在这“一幕春欲暮,茶烟细杨若花风”的诗韵里,你究竟用心用情地徒步了几千程!

        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关路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;苦一更,乐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一路艰辛路满尘,挥泪洒汗总关情。都说“有一种美叫言之不足而画之,画之不足而歌之”。关路之路,亦如人生之路;关路之美,宛如人世之美,生生世世注定随着这历史的风烟,清清浅浅的顺流而下,逆流而上,幕天席地,一语不发地向世人描墨一幅历史悠久、人心向善的沧桑壮美画卷。

    微信图片_20200815203950.jpg

    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文章由 巴中在线网 整理编辑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商务资讯 更多>>
    网友乐拍 更多>>
    网友随笔 更多>>
    商务推广 更多>>